您好,欢迎来到缤纷旅游网!

台湾旅游攻略

作者:米饭 类别:游记攻略 发布时间:2012/8/8

台湾游记

从这个念头一发起开始,就听很多朋友说,台湾有什么好玩,会失望的云云,出发前导游也给我们打预防针,嘱咐大家要抱着去富阳桐庐的心态。我不以为然。台湾之所以吸引我的不是鳞次栉比,也非大好河山。我要亲眼看看这片脱离祖国政权的,汗(和的台湾音)我们分离了50多年的神秘土地。

2月25日

飞机场的十一点半

 
 杭州大雨。来自空中的水珠在地面上反弹,弥漫起一层烟雾,混混沌沌的雨夜。在机场大厅的待机时间总是漫长且无聊。飞机晚点了很久,终于顶着风雨冲向了天空。我翻看着全是繁体字的《联合报》。满眼的繁体字看得我眼花缭乱,同为汉字,我竟有边看边翻译的感觉,真是写着繁琐,看着疲惫。不仅是文字,文字组织形式和句式也不同,毕竟被日本殖民多年,多多少少受到了日本的影响。EVA AIR的空姐各个讲话都像林志玲,台湾腔就是这样,女生说听起来很嗲,男生说听起来像智障.
 
 我本来看《萨曼莎的周末》看得很起劲的说,还对着芝加哥的牛肉流口水。忽然感觉到飞机被乱流冲得颠簸起来,开始不在意,想想气流也正常,不料当下“嘎登”一声,飞机重重往下一沉!只有在游乐园里才体验过的失重上演,还是在N米的高空!大家的喉咙难以抑制惶恐,齐声叫了起来。所幸飞机马上恢复平稳,虚惊一场。抵达桃园机场已近午夜。飞机场的十一点半。我认识了室友——冬冬小姐。


2月26日


心中的日月(潭)

 
 早上吃了稀饭,大队人马赶往位于南投的日月潭。途中漫长的三小时难以打发,导游播放了一些纪录片。很好笑,说经专家鉴定,蒋在日本求学期间的三角函数题目基本正确,成绩排名相当靠后……纪录片风格和大陆大相径庭,相对更具客观性。本来昏昏欲睡的我立刻清醒,饶有兴趣地观看起来。在异地上的这堂历史课,让我有机会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卢沟桥事变到1979年的那段历史,解开了心中不少谜团,这也成为了我此趟台湾行的重大意义之所在。

  
     是谁说的日月潭就两滩水,毫无可观性?我下车远眺这片清澈的湖水,发现它颇有几分千岛湖的韵味。日月潭承蒙小学语文课本的宣传,光辉形象潜移默化地植入了我们的心中。坐游艇很快到达一个小岛,此岛面积很小,长着矮矮的热带植物。据说聚居在此处的邵族(高山族的分支)视猫头鹰为守护神。艳阳高照,站在小岛上神清气爽。

 
   团队餐出乎我的意料,很可口。下午的中台禅寺据说很牛B,但也许是我们佛教建筑看得比较多了,没有特别震撼的感觉。

小城故事多

 
 位于云林的斗六算是个小城镇,若不是今晚停泊在此,恐怕不会有来这个地方的念想。晚上去买炸鸡块的时候,那个小伙子很惊讶,说我们这里怎么会有大陆游客?明显,斗六并不适合观光。我和冬冬沿着亮处走,街边的小店貌似没什么生意。只听街上的摩托车“轰隆隆”一声声巨响,如闪电般疾驰而过!好几次与行人插身,害我捏了一把冷汗!这要是遇上什么突发状况,肉包铁得飞出多远啊!台湾真是个奇怪的地方,到处都卖小吃,但走半天找不到一个垃圾桶,而地面又出奇的干净,真不知他们都把垃圾扔哪里。路人有的穿羽绒衣,还把拉链拉到最高,有的穿短袖汗衫,拖鞋,随便瞄一眼,迎面走来的两对情侣,前一对夏天,后一对冬天……“乱穿衣”成了台湾一道独特的风景线,让人忍俊不禁。水果不能带出境,我们只能在台湾拼命吃莲雾,芭乐还有杨桃。




2月27日

一路向北

 
 清早从云林一路向北,到达台北已是中午。圆山饭店在一片绿树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故宫是今天的重头戏。据说真正的宝贝都在这里哈。我们一行人跟着导游,戴着耳机听讲解。都怪我孤陋寡闻,以前都没有听说过翠玉白菜和东坡肉~~
 
  北京故宫更像是一处遗址,而台北故宫更像一处博物馆,若是有一天,博物馆的宝贝能够安放在本来属于它们的位置,一定
相映成趣,更为熠熠生辉。一波又一波的外国游客从我身旁走过,对中国古老的文明发出一声声由衷的赞叹。

蜗牛,一步一步往前爬


 
 晚饭后冬冬的台湾朋友小菜和小胖来接我们出去玩。途径国父纪念堂门口的元宵灯会,下车逛了一圈,广场中心的巨型小老虎好可爱,一边发光一边转啊转~广场上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,明天才是元宵节哎~今天预演就已经人气旺旺了。车子经过小巨蛋,哦也。

不久就来到了士林夜市,有好些朋友都说一定要去那里。从停车场出来首先看到的是卖小宠
物的,上面赫然写着“禽兽专卖店”,囧!原来可以这样用词。那个人多啊~根本就是在排队,只能像蜗牛般一步步挪移。小玩意我看看和杭州的吴山夜市如出一辙,无非就是安娜苏的钱包镜子呀,小饰品
呀,袜子啊,打火机之类,见怪不怪。还是小吃比较吸引我们。


愚人码头

 
 开了蛮久才到愚人码头。天空飘起了细雨,气温骤减。夜色中的台湾海峡,很静很静。远处的天空上方,有红色的灯光一闪一闪,不是飞机,也不是孔明灯,仔细一看,红色的光源下是像烟囱似的细细长长的柱子。给夜空平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氛。水面上停着一排白色的船,大小不一,歪斜着反而有趣。渔人码头边的酒吧传出动听的《城里的月光》,乍一听还以为是原唱。我们漫步在湿漉漉的码头,被音乐的气氛感染,一切都静了下来,似乎听得见心灵的声音。淡水上有一座白色的桥,名曰《情人桥》,这里的确太浪漫了,据小菜透露这边晚上有很多情侣“永抱亲嘴”,不过我们一个都没有看见哎~是不是下雨的缘故呢?我找到一处桌椅,铺开在士林夜市买的各式小吃,吃到讨饶~我问小胖“你好台哦”的“台”的确切含义,他认真给我解释:“就是,他自己认为很美,但别人认为很丑。”很到位,
就是杭州话的“衰”吧~哈哈,笑声,还有这里潮湿清新的空气一并记在了我的脑海。


2月28日
     元宵节

听,海的声音

 
  清早小菜驾车,我们一行4人奔赴基隆方向,去看海。我迷迷糊糊着,被他们一阵喧闹吵醒,哇~大海!据说远处的那块大石头的后面,就是太平洋了。而近处的这片海域叫“北海”,这是台湾的北海。小胖提醒我们近几天日本地震可能会引起海啸哦。我们进野柳地质公园之前,恰逢渔民们在举行一个仪式,好像是人要从被火烧完的纸钱上走过去。里三层外三层,我挤不进去,作罢。地质公园最有名的就是“女王头”,她千百年矗立在海边,10年内已经被风干了许多,小了整整一圈。其他高矮参差不齐的奇怪岩石像是女王的随从,布在周
围保护着她。有一块石头巨像拖鞋,惟妙惟肖。
 
九份的悲剧

 
 金瓜石。盘山公路上去,发现了一座城!老房子在山上一层一层,前后排列,据说都是当年淘金的人盖的。我们进入一条小巷,里面全是店铺,原来如此偏远的地方还藏着这么热闹的一处!可是!我的相机不见了,在一个卖凤梨酥的店铺,就是一瞬,和臭豆腐摆在一起的相机不翼而飞,这是我最担心的事,但发生了也只能接受。我看着大包小包的糕点,心想你们可真贵啊!赔上了我的相机。这大大影响了我的兴致,导致我到现在还觉得后面吃的台湾小吃很难吃。回来的路上我很惊讶地发现,一块写着“暖暖→”的指示牌,原来真的有暖暖这个地方!回想到梁静茹《暖暖》的MV,里面貌似有一块列车牌上就写着“暖暖”,呵呵对上号了。
  
 冬冬在五分埔地下停车场看见一个老头在吃槟榔,嚼啊嚼啊,鲜红的槟榔汁往外涌,很恐怖,像是在吃人。小胖说某外国游客来台湾,恰好面前有一个司机向车窗外吐了一口槟榔汁。游客惊呆了,由衷赞叹道:“台湾的司机好敬业啊,都已经吐血了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!”我们大笑,阴霾渐渐消散。
 
  五分埔就是露天的工联,那些衣服甚至还不如工联。我向来没有淘宝的耐心,也不好意思让小胖和小菜干等,草草看了一下就毫不留恋
的回了酒店。

还是会寂寞

 
   回到宾馆后就剩我一人,本打算洗洗睡,但莫名陷入了乡愁。每逢佳节倍思亲,加上相机的事心里别扭,很想打电话给家人,至少抱怨一下。去便利店买了一张电话卡,打到大陆每分钟只要一元台币。打完豁然开朗,不论事情大小,宣泄都有好处。我从侧门出来,几步就走进了大名鼎鼎的101大厦。目前全世界第二高。我对大楼里的奢侈品牌没有太多想法,径直上五楼打算登顶。400台币,还得排半小时的队。稍稍犹豫了一下,还是买了票。今天没有蛋糕,没有家人陪伴,总要做点值得纪念的事,毕竟,一个人在台北过生日,即便寂寞也要绚烂。号称全球最快的电梯让我耳朵有点痛,于是拼命咽口水,处于高度机械化的物体之中,难免缺乏安全感。87层半分多钟就到了,除了耳朵,身体其他部位没有不适。我沿着一圈玻璃窗户往下看,五彩的霓虹闪烁,仿佛从中可以窥见现代都市的繁荣和纷扰。并没有惊叹,因为东京的道场也是如此,城市化的代价是一体化,最后变成地球村。希望被同化的只是外形,只是视觉。



3月1日

爱拼才会赢

 
  国父纪念堂里,孙中山先生坐在椅子上,高大极了,我们赶上9点的仪仗队表演,围在边上观摩。这支仪仗队很有意思,动作基本都在手上完成,把玩对象就是一杆长枪,在那里转啊转,然后往地上重重一顶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不够整齐倒也罢了,精神也不够饱满。队里一位眼花的老爷爷问我:“这是真人还是机器人啊?”哈哈。看惯了人民解放军精神抖擞的模样,实在无法适应这种风格的仪仗队。两边的纪念馆里成列着孙中山的照片和手稿等宝贵资料。


  
 接下来,最后一站,血拼!进了免税店,平时考虑半天也舍不得买的都嘻唰唰了。我并不认同导游的那句“买的越多,赚的越多”,明显我花了,还得我自己赚,不过难得享受如此大肆购物的乐趣,机会不愿错过。我相信奢侈品和生活品质存在一定关系,与其扫货,不如伴随有那么一点肉疼的感觉,得到的东西才会越发可爱,而产生的满足感也会加倍。

  
  桃园机场。导游推着行李和我们说拜拜,她回高雄。我们回杭州,4天5夜的行程即将结束。此次旅行受益匪浅,教会了我要多角度地看问题。当然,旅行的意义,还在于沿途的收获,一踏出家门,旅行便悄然开始。醒着就睁大眼睛看,累了仰头就睡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慢慢地用有限的生命去关注无穷大的世界。